“闽派诗歌”新生代组团出诗集

省文学院举办《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300首》首发式暨元旦新年诗会

1月6日,东快网报道我院艺文文学社前社长范麟芳参与省文学院举办的《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300首》首发式暨元旦新年诗会。

原文转载如下:

舒婷、郑敏、蔡其矫、郭风……他们向闽派诗人致敬,在经典诗歌的诵读声中迎接新年;青春、校园、爱情、诗歌……他们把年轻的灵感还原于笔下,歌颂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2016年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由福建省文学院与本报等媒体联合举办的《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300首》首发式暨元旦新年诗会,在福州三坊七巷安民巷八闽书院落下帷幕。

校园诗人将成“闽派诗歌”生力军

传承闽派诗歌经典,诗歌活动吸引厦门泉州宁德等地学子关注

《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300首》是以福建省文学院在2014年举办的两次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交流会,以及2015年元旦的“放飞梦想”新年诗会为基础,从参加活动的大学生应征稿中甄选、编辑而成。省文学院举办的多场诗歌活动得到在榕高校大学生的积极响应,他们踊跃来稿,且积极报名参加朗诵与交流。入选该作品集的作者和作品涵盖在榕多数高校,吸引了三十余个文学社团的关注,甚至还有厦门、泉州、宁德等地高校的学子强烈要求加盟。

“我们看到了大学生对诗歌的澎湃热情,也看到了蕴藏在这个庞大的‘诗歌人口’之中的无限活力和潜在可能,遂有了编选这本集子的动力。这是一个重要起点,也是一次有意义的示范,将进一步激发在闽高校大学生的诗歌创作热情。”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张作兴亲自为《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300首》作序,他在序中写道,“假以时日,或许他们之中将有人成为‘闽派诗歌’的杰出代表,延续‘闽派诗歌’的辉煌。”

“你们的诗比我大学时代写得好,让我有了返老还童的感觉。”作为莅临现场的嘉宾,著名诗人、评论家孙绍振教授对大学生们创作的诗歌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新生代比我们那一代并不差”,年届八旬的孙绍振说,“我16岁开始写诗,当你们坚持

写下去,写到80岁的时候,一定会涌现出杰出的诗人。”

省文学院院长吕纯晖和省文艺理论研究所所长郭志杰是该诗集的主编。郭志杰说,这本集子是面向高校的一次集体检阅。《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300首》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海峡文艺出版社社长房向东说,他从入选的大学生的诗歌作品中看到了文学创作的希望,“写诗对做一个美好的人是有福的。”

本次首发式暨元旦新年诗会吸引了近200位高校大学生的关注,不仅在榕大学生积极参与,还有学生从宁德等地赶来。新书首发式结束后,来自福州大学、福建师范大学、福建农林大学、闽江学院等多所高校的30余个文学社团,以配乐诗朗诵的形式,诵读了郑敏、郭风、冰心、林徽因、舒婷等著名诗人的作品,向闽派经典诗歌致敬。朗诵会的下半场,校园诗人们走上舞台,以饱满的热情朗诵自己原创的诗歌作品。

过去一年来,福建省文联充分发挥优势,组织了包括“校园诗歌”在内的一系列大学生文艺创作和交流活动,取得良好效果。以“校园诗歌”为例,福建省文学院以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交流会和“放飞梦想”新年诗会为契机,邀请了包括孙绍振、舒婷、陈仲义、林莽、李琦、大解、商震、荣荣、冯秋子、李少君、雷平阳、霍俊明等在内的诗歌名家近二十人次到活动现场指导,与大学生进行近距离交流。通过这些活动,大学生们与这个时代最前沿的诗歌潮流相遇。他们是新生代的校园诗人,未来也将成为“闽派诗歌”的生力军。

校园文学社掀起又一轮“诗歌潮”

36个文学社组成“超级联盟”,校园诗人为爱发声关注底层人物

省文学院举办的多次诗歌活动,都得到榕城高校文学联盟的积极响应。据本届联盟理事长范麟芳介绍,榕城高校文学联盟成立于2001年,是我省唯一一个有关高校文学媒体的社团联盟,至今已有15年历史。联盟旗下目前聚集了36个高校文学社团,成功地举办了诗歌节、诗歌朗诵赛、文学讲座、爱心捐赠书刊、文学采风、榕城高校十大写手赛、海峡两岸文学创作网络大赛等系列活动,成为引领榕城大学生文学潮流的“超级社团”。

范麟芳来自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艺文文学社,他本身也是一位诗歌爱好者。范麟芳说,他在高中时代受到海子、汪国真等诗人的影响。在十七八岁的年纪,范麟芳把生活中的风花雪月和美好爱情写进诗中。岁月在成长,范麟芳的诗歌创作也在“成长”,“现在我会关注一些诸如环卫工人等人物,描写‘小人物’的心态。”范麟芳说,他写过一首名叫《马戏团之小丑》的诗,就是从小丑这个人物中获得了创作灵感。

来自福建农林大学田园文学社的黄鹤权是一位“高产”的校园诗人,仅本次入选《在榕高校大学生诗歌300首》的作品就有4首。这位学行政管理专业的大二男生告诉记者,他从2014年9月才开始正式进行诗歌创作,高中时期他喜欢散文,升入大学后,受到身边朋友们的影响,才开始接触诗歌。尽管他的“诗龄”并不长,但他的“产量”却相当高,近一年时间里,他创作了近400首诗歌,几乎保持了每天一至两首的创作速度。

黄鹤权不仅“高产”,而且也有高发表率和高获奖率,他的诗歌作品散见于《散文诗》《东方诗刊》《诗晶》《西部诗选》《故事林》等知名刊物,也在全国级、市级等各类诗歌赛事中获得了多项荣誉。这位爱诗的男生加入了三四十个文学交流群,每当他在QQ空间发表一篇新的作品,就会有一群志同道合的诗友留言切磋,探讨语言技巧、情感表达等诗歌创作技法。

在20多岁的青春花季里,有关恋爱的情感主题也顺其自然地成为黄鹤权诗歌创作的灵感来源之一。“有一次和女朋友去看电影,夜里下着雨,雨夜给了我灵感。”黄鹤权由此创作了诗歌《我此生一直听雨》,他在这首诗里写道:“第一次,我对着门前的四月/轻启唇齿,把说出的话打了个结,攀附在一根钉子/第二次,因一场安静的雨,跑走,走得过于慌忙/来不及听雨,一粒初衷要落地的声音。作为性情中人,这遗憾得伴我残年……”

福州大学钟声文学社社长尹国强向记者分享了一则“喜讯”——他们的社刊《钟声》,在停刊十年之后,终于在2015年迎来复刊。记者曾于一年前采访过这位校园诗人,一年过去了,当上社长的尹国强踌躇满志,在新的一年,钟声文学社将筹办《钟声》副刊仪式,届时,钟声文学社的老前辈们也将回校与师弟师妹庆祝这件盛事。他们还计划举办诗歌朗诵会、刊物展、作品展、文学创作大赛等,进一步提升钟声文学社的影响力。

钟声文学社始创于1982年,是福州高校的第一个大学生社团,鼎盛时期,其社员曾达2000多人,社刊《钟声》的发行量,历史上也曾达到2300多份的规模。尽管《钟声》休刊十年,但这次复刊无疑给社员们极大的鼓舞。复刊仍面临资金短缺等问题,钟声文学社的社员们不仅将文学社集体所获得的大赛奖金作为刊物的筹办经费,甚至自掏腰包筹钱出版。

同样是出于对诗歌的热爱,闽江学院晨笛文学社专门成立了文学朗诵队,晨笛文学社也由此成为榕城高校第一个做文学朗诵的社团。该朗诵队创始人洪依婷告诉记者,晨笛文学社朗诵队对社员有严格的考核,纳新时不仅要考查朗诵基本功,还要考查学生的文学常识、对文字的感受和理解力。“‘以文修声、以诚发声’是我们的宗旨。”

晨笛文学社也有属于自己的社刊——《晨笛》。《晨笛》与《钟声》同样面临出版经费的困局,洪依婷说,为了坚守纯文学刊物的定位,社刊不登广告不拉赞助,困难时期,社员们也曾自筹资金出版社刊。尽管面临一些难题,但依然挡不住社员们对文学的热情,在新的一年,晨笛文学社计划将社团“诗歌节”的活动规模扩展至榕城高校,届时,大学城的校园诗人们又将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东快记者林鹏浩/文高向凯/图

相关链接:http://digi.dnkb.com.cn/dnkb/html/2016-01/06/content_408246.htm#rd?sukey=c65e39fee5582111b589eed635f5cf7d800a6bbad77a5416a17fe467a4601cb2343094b9dcfdd1df68f75b34bb3b117c